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8980003656
商业票据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律师文集

“克隆”银行汇票:兰州“11-30”特大诈骗案

2018年4月21日  成都资深经济犯罪刑辩律师   http://www.gcdzbdlaw.com/
  2002年3月15日7时30分,翻建之后刚刚投入使用不久的兰州火车站,广州至兰州的特快列车准时停靠在站台上,4个提着简易行李、神情严肃的壮实汉子,从11号车厢押下来一个戴着手铐、脚镣的肥胖的中年男子。

  那名中年男子是从河南许昌刚刚押回的刘天增,是公安部督办的兰州“11·30”特大银行票据诈骗案的重要案犯之一。

  在这起涉及金额2581万元、银行直接经济损失1210万元的特大银行承兑汇票的部级督办大案中,其中的一张金额为48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,就是通过刘天增的手,交到此案主犯赵廷君手上的。臭味相投

  90年代末期,西部特别是新疆存在着巨大的商机,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内地商人前去搞开发、搞项目、搞投资,淘金大潮中,自是鱼龙混杂、泥沙俱下,跻身其间的不乏想牟取暴利的非法之徒。

  看着自己身边不少的人因西去新疆而满载而归,刘天增(河南省方城县墟店乡老村农民,曾因涉嫌诈骗被几次收审。)便带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资金,拉上一家叶面肥料公司,便在1998年急匆匆赶到新疆。

  刚开始,凭着他的挤钻功夫,叶面肥料的推广使用还做得比较顺手,多少还有些盈余。为了把手中的生意做大,1999年刘天增便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拉扯起一个“乌鲁木齐增字商贸有限公司”。但公司的经营发展情况并没有刘天增想象中的那么好,业务并没有扩展多少,这让刘天增非常着急,为了急于扩大销货渠道,到处托关系,找熟人。

  此时正在新疆做边贸生意的赵廷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在一个同在新疆做边贸生意的张南介绍下,认识刘天增的。

  赵廷君接到刘天增的电话之时,已从乌鲁木齐回到兰州。刘天增便拿着叶面肥料直追到兰州。可兰州的赵廷君,对叶面肥料的营销兴趣不大。赵廷君谈得最多的是银行信贷,经过几次交往,两人所谈的中心话题已从叶面肥料转移到银行承兑汇票。

  赵廷君吹嘘说:他的手里掌握着几千万元的贷款指标,只要能从银行里搞些承兑汇票的资料出来,就能办出贷款。事成之后,搞些钱出来合伙做生意。

  一天到晚正为资金发愁的刘天增,一听到可以弄到大笔的贷款资金,如同注射了一针强心剂,顿时来了精神,便答应可以在河南方面给赵找这方面的关系。于是,刘天增、赵廷君多次往返在兰州、乌鲁木齐之间,密谋策划,一步步向那罪恶的计划靠近。

  罪恶计划

  1999年9月,一张10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的线索被在郑州的刘天增捕捉到手后,便如获至宝一般,立即打电话给赵廷君。两天之后,赵廷君从兰州、刘天增从郑州准时赶到武汉,和同伙刘文富、张百丰见了面。赵廷君发现这张汇票已经开出来两个多月了。便问刘天增能不能从银行里直接找熟人,弄张最新的汇票出来,弄不出汇票,弄些最新汇票资料也行。

  刘天增找到了张星炜。

  张星炜,这个1953年生于河南许昌郊区的农民,跟刘天增一样是个不安分的主,1995年,两个人就在新疆不期而遇认识了。

  一场酒喝下来,张星炜已经拍起了胸脯。他思谋再三,从他的人际关系网中挑出了那个叫赵玉峰的人。

  赵玉峰生于1964年,是许昌市工商银行一支行的工作人员,张星炜在经商进出账和银行打交道时,跟赵玉峰结成了酒肉朋友。张星炜正想着用一个什么法子把这桩事情跟赵玉峰“沟通沟通”时,赵玉峰给他打来电话,要求只有一个:最近他的手头上紧张,借点钱花花,手机也坏了……

  真是不请自到。

  张星炜心里高兴,一口答应了下来,马上准备了5000元现钞和一部崭新的手机,派人给赵玉峰送去。在送钱、送手机后没几天,张星炜电话约请赵玉峰吃饭,刘天增作陪。美酒佳肴,红袖添香,自是开怀畅饮。刘天增说他的一个朋友在新疆做大生意,近些日子资金运转不太好,想贷些款,条件自然是很优惠的。只要能从银行里弄些承兑汇票的资料出来就行了,这个新疆的朋友在甘肃兰州还有一个银行的朋友,主管贷款的。有了这些资料,便可以从兰州办出贷款。

  在刘天增、张星炜的煽动下,做股票赔了本的赵玉峰终于把自己的手伸进黑色而肮脏的交易之中。

  3天之后,赵玉峰借值班的机会弄到一张480万元的承兑汇票复印件。

  依照这3个人在酒桌上达成的口头协议,汇票办成之时,兰州方面承诺的10%的开票费,刘天增、张星炜分一半,赵玉峰一人独得另一半。

  可刘天增自从1999年11月拿走那张汇票资料后,就没有在许昌露过面,虽然此事的两个主要策划参与者给刘天增打过几次电话,得到的答复却都是:“有困难,正在办。”

  刘天增在微笑着应付来自他老家许昌两个同谋的询问电话时,早已决定独吞赵廷君答应给他们的10%的开票费。那张汇票实际上已通过赵廷君在南方的王夏凡、周启群那张犯罪网络,很快就被克隆并发到兰州的赵廷君手里,赵廷君、郭明马上办查询贴现,于是一张形同废纸一般的假汇票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从银行里办贴现。

  这个在江湖骗道上颇有心得的老手,此时便想好了对付许昌赵玉峰、兰州赵廷君二人的阴招:对许昌的赵玉峰施以小恩小惠,笼络住这个还没有出道的毛头小伙,引诱他把这边所需要的银行承兑汇票资料主动捧至自己的手上。对兰州那个手握大笔从银行套现资金的赵廷君,扯一面投资做生意的旗帜,在他眼前一晃,诱以高利,他的钱便可直往他老刘的口袋里倒……

  相互算计

  2000年元旦过后不久,从河南许昌匆匆赶去兰州的刘天增,便急不可耐地实施其绵里藏针的投资计划,以此堂而皇之地从赵廷君手里套钱。在同赵廷君的接触当中,刘天增以他的经验判断,贴现到手大笔现金的赵廷君,正急于给这些资金找门路,指望着这些资金能快快地给他带来收益。便丢给了赵廷君一块诱饵:到广东去把花生油倒到新疆,一个来回,又快又准,一定挣大钱。当夜,两人便签下了一纸100万元的借款合同书。之后又补签了一张合同。所借款项已是116.5万元,借款日期是2000年1月7日,还款日期是4月。

  2000年1月7日,怀揣从赵廷君那里套取到手的100多万元“投资款”的刘天增,已洋洋得意地躺在了兰州至广州的豪华软卧上。

  兰州这边的赵廷君,非常关心广州那边刘天增生意进展的情况。一天几个电话,得到的回答都是进展顺利,花生油生意火爆,进货需要排队,还需要等几天,火车皮正在跑。在广州跑货源、火车皮的刘天增,没有忘记再从赵廷君的口袋里掏上一把。

  “老赵,从市场上看,这趟花生油生意是搞对了,不挣钱都不行。要不要多进一些货,新疆那边的销路是没有问题的,电话已经联系好了。”

  “有钱不挣是傻瓜。那就多进一些,资金不够我这边再给你汇上一些。”

  “不行了就把给赵玉峰的那24万元先用上,做成了这笔生意再给他也不迟。”

  “好,就按你说的办好了。”

  2001年1月12日,为了赶做生意的赵廷君便将24万元货款电汇到了广东番禺。

  就这样,老骗子刘天增前前后后从赵廷君手里套走的资金达188万元之巨。

  束手就擒

  2001年6月,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刑警朱学泉、张宝成乘火车直奔那张480万元的汇票来源地河南许昌,通过当地的警方了解到:和刘天增一块从事银行票证诈骗的银行职员赵玉峰、个体职业者张星炜因另一起涉嫌辽宁营口的一张面额为500万元的假银行承兑汇票的诈骗案,2001年4月被许昌县公安局逮捕。涉案的刘天增本来亦在2001年1月就和他那两位“难兄难弟”一同被许昌县公安局收审,但因许昌县公安局侦查的重点是在辽宁营口的那起骗案上,加之刘天增没有参与辽宁的那起骗案,对甘肃的这桩骗案又坚不吐实,许昌警方在查无实据的情况下只得放人。

  朱学泉、张宝成从赵、张二人这里对所查的案情做了全面的了解之后,便集中精力追捕重要人犯刘天增。

  在河南各地警方的配合下,顺着刘天增可能出现的地方,朱学泉、张宝成便在方城、南阳、许昌、平顶山一带来回追踪搜捕,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半月有余,刘天增的线索时断时续,追捕工作正在细化之时,专案组发来指令:发现赵廷君同伙周启群在深圳的线索,速派张宝成前去协助工作。

  朱学泉在许昌警方、银行的配合下,查清了那张在兰州贴现的480万元的汇票是张假的之后,把追捕刘天增的任务留给了河南的同行,又奉命只身赶赴天津,查证另一张20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……

  2002年3月6日,一直监控刘天增动静的河南警方,发现兰州警方委托他们追捕的犯罪嫌疑人从外地潜回平顶山,立即出动警力,围住了刘天增藏身的那个招待所,将刘天增逮了个正着。

  2002年3月9日,兰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分局专案组派出经济大队副大队长贾晓峰,带领民警朱学泉、王栋、张卫东3位民警赶往河南平顶山押解刘天增。

兰州晨报记者海岭
文章来源:成都资深经济犯罪刑辩律师

律师:张彬 [四川]

北京惠诚(成都)律师事务所

联系电话:18980003656
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gcdzbdlaw.com/news/view.asp?id=912013600934 [复制链接]
Copyright@2022

成都资深经济犯罪刑辩律师

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大律师网